甘肃11选5走势图预测|甘肃11选5近200期走势图
首頁 > 正文
給村民多辦點事! 廳級“第一書記”駐村扶貧記

  王治華(右三)在老百姓家中走訪。(溪口鄉政府供圖)

  王治華是水利部三峽司副巡視員,副廳級干部。2017年8月,他主動請纓來到萬州區溪口鄉玉竹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,成了一名副廳級駐村干部

  “宋哥,由于血壓太高,醫生強令我住院治療,保住小命。近期的主要任務,請抓緊督辦……”3月31日,萬州區溪口鄉副鄉長宋建平收到了一條微信。對方接著發來一張滿頭貼滿監測儀器的照片,宋建平回了條信息調侃“很像小品演員”,心里卻一酸。

  給宋建平發微信的人叫王治華,水利部三峽司副巡視員,副廳級干部。2017年8月,王治華主動請纓來到萬州區溪口鄉玉竹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,成了一名副廳級駐村干部。

  在擔任玉竹村駐村第一書記的1年零7個月時間里,他只回過5次北京。這一次回去,他原本是為了給玉竹村爭取水肥一體化項目,沒想到卻因血壓高被醫生“勒令”住了院。

  因為這一突發情況,重慶日報記者4月10日在溪口鄉采訪時,沒能見到王治華,但卻從村民,鄉、村干部和來村里發展產業的業主口中,了解到了一個接地氣的外來“廳官”。

  “廳官”駐村,轟動了四里八鄉

  玉竹村是三峽水庫淹沒移民村,又是市級貧困村。全村轄5個村民小組,共590戶1890人,全村貧困人口占了14%,到2018年時仍有12戶28人未脫貧。

  窮,是因為這里山高坡陡、交通不便、自然條件惡劣,村民們多以外出務工為主。村里也發展過塔羅科血橙、桂圓等產業,但僅靠村民單打獨斗沒能形成氣候。村里除了逢年過節,村民返鄉走親戚時熱鬧些外,平時都冷清清的。

  但2017年8月26日,這座長江邊的小村莊突然沸騰了,大家都在傳:“北京的‘廳官’來我們村當第一書記了!”

  這個“廳官”便是王治華,當年47歲。他的特殊身份在小山村引起了不小的風波,大家都到村委會辦公室看稀奇。

  大家看見一群人聚在村辦公室開了個會后,便各自離開,唯獨留下一個身形魁梧的漢子。他在村委會一樓的一間不到20平方米的辦公室里擺了一張木板床,床頭放個辦公桌,再在角落里安置個簡易塑料衣柜,就算是在玉竹村安下了家。

  奇怪的快遞,接連送進村

  王治華進村后,村干部們都很忐忑。

  “‘廳官’肯定要求高,不曉得該啷個配合?”村支書李忠榮心想。但王治華不提要求,連吃飯問題也不讓村干部們幫忙,自己隔一段時間便去鄉里買許多饅頭,常常就著咸菜就解決了一頓。

  有一次,正在萬州城區辦事的李忠榮接到王治華的電話,托他捎個快遞回村。這是王治華第一次讓自己幫忙,李忠榮很重視。看到快遞箱子后,他吃了一驚,原來,這紙箱子跟裝老式大彩電的箱子差不多大,小車根本放不下,他只有找了個貨車拉回村。一路上他都在好奇箱子里裝著啥。

  到了村辦公室,謎底揭曉:原來,王治華的愛人擔心他在村里吃不上飯,特意從北京買了12箱方便面,打包成一個碩大的包裹,寄到萬州來。李忠榮經常幫王治華取快遞,除了方便面外,他還取過微波爐、京八件、二鍋頭、西鳳酒等物品。

  “寄酒和點心干啥呢?難道待在村里無聊想喝兩口?”記者問。但李忠榮卻賣了個關子,“這些快遞是干啥用的,待會兒老百姓會告訴你。”

  逢人就叫“兄弟”,他為村里換來果樹成林

  記者采訪時,李忠榮自豪地指著四面的山坡介紹:“你看,這都是咱村的標準化果園。一年多前,這里還是荒山荒坡。”眼光所及處,果樹間距整齊、橫成排豎成行,田間便道、山坪塘、灌溉設施一應俱全。

  “這些都是王書記跑來的項目。”宋建平說,分管移民的他對口聯系玉竹村,因此常常跟王治華一起跑項目,其中的辛酸苦辣,他太清楚了。

  王治華進村后,發現村里3000多畝土地近八成荒蕪,村辦公室也因汶川地震成了危房,村組道路硬化率不到40%,產業幾近空虛。

  要解決這些問題,首要的是爭取項目資金。為此,王治華和宋建平經常一起到處爭取項目。

  宋建平說,王治華跑部門就和別人一樣從科員找起,逢人就叫“兄弟”,到哪兒都是笑臉,若不是一口標準的京腔,就跟萬州本地人沒啥區別。

  在王治華的努力下,玉竹村爭取到了三峽后續精準幫扶項目以及移民派生資金。修建基礎設施和發展產業的資金不愁了。

  帶著二鍋頭上門,“外來的和尚”念好了本村的“經”

  經過調研,王治華為村里規劃了砂糖橘、粉黛脆李、百香果等產業,但如何讓起步晚的玉竹村在未來的產業競爭中占有優勢呢?王治華決定將全村3000多畝土地全部打造成現代標準化果園,讓標準化經營成為玉竹村的核心競爭力。為了引進業主,王治華通過鄉里的招商名錄找到了業主陳芳華,陳芳華進村調研后,認為玉竹村氣候、土壤等條件都適合,但他提了一個要求:搞規模化生產就涉及土地流轉,村里得做通村民的思想工作,不能為流轉土地扯皮。

  王治華一口就答應了下來。原來,駐村以來,他早就挨家挨戶上門走訪,建立了良好的群眾基礎,大家都很喜歡他。

  “這‘外來的和尚’是如何念好本村‘經’的呢?”記者問。“這就要說到王書記的快遞了!”李忠榮回答。

  “他提著北京的酒和餅干來我家,開口就叫‘老大伯’。”二組老黨員向維勝說,當時自己正在洗衣服,見王治華上前來握手,趕緊在衣襟上擦手,沒想到王治華搶一步上前緊緊抓住了他的手:“老大伯,不用擦,我也是陜西的農村娃,咱們是一家人!”一席話讓向維勝心里暖暖的。

  老支書張明祥喜歡王治華則是因為他和老百姓一起掃地、打窩、栽樹,樣樣都干得有模有樣。有一次,村民秦興權家翻修房子,張明祥見抬石頭的隊伍中有個魁梧的身影格外出挑,仔細一看,竟然是王治華!他和旁人一般扎著騎馬樁,抬著300多斤的石頭喊著整齊的號子走。“硬是個把式(行家)的架勢也!”張明祥當即就豎了大拇指。

  要流轉土地,大多數群眾工作都做了下來,但仍有少部分人不同意。全家都在萬州城區居住、寧肯土地荒著也不愿意流轉的向成忠就是其中一個。在多番勸說無果后,村干部們都對說服向成忠死了心,但王治華不肯放棄。有一次,他趁向成忠返鄉的時機,去鄉里買了點鹵菜,提了瓶二鍋頭就上了向成忠的門。晚上,回到村委會辦公室后,他對特意來看他的李忠榮說了三個字“同意了”,便一頭倒在床上睡著了。好奇的李忠榮第二天就此事詢問向成忠,向成忠說:“王書記一口一個‘老大哥’,還給我倒酒夾菜講道理,我啷個還好意思拒絕嘛。”

  在王治華的努力下,玉竹村在不到兩年的時間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。道路修通了,業主引進了,果園高標準地發展起來了,村委會辦公室也遷建到安全的新址了。但這些成績王治華并不滿足。

  “我駐村只有兩年的時間,得盡可能地給村民多辦點事。”這是他3月31日離開萬州時對宋建平說的話,正是考慮到玉竹村勞力不足,他才想去北京爭取節省人力的水肥一體化項目,以及為規劃中的游客接待中心和農產品展示中心爭取項目資金。沒想到,他卻病倒了。

  目前,王治華依然在北京住院治療,他跟宋建平說“要盡快回村,繼續搞扶貧”。

編輯: 王龍博
城市相冊
欄目精選
每日看點
重慶正事兒
本網原創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051124356248
甘肃11选5走势图预测